• 第三十四章 街子天

    汉族的赶集,在广西被称作“赶墟”,贵州称“赶场”,云南除了傣家称为“赶摆”外,大部分地区都称作“赶街”,不过赶街的“街”字都念成“该”音。“赶街”的那天也叫做“街子天”。有逢三、六、九日为街子天的;有逢五逢十日为街子天的;也有每星期日为街子天的;交通要道、热闹之处,还有逢双日或逢单日隔天就“赶街”的。福贡的街子天是逢...

  • 第三十五章 怒江奇闻

    怒江峡谷里南北交往唯一的通道就是那条公路了,但是这条公路很不争气,常常发生问题,轻则路断,重则毁车伤人。每年雨季时,公路就更无法保证通畅,每一处都有可能中断,经常动员大批民工抢修,然而修好一处又会坍一处。每年5月至9月间,在云南旅行最怕的就是公路坍方,有时路一断少则三五天,多则十天半月!即误事又有危险。我在永胜到丽江的途中就因...

  • 第三十六章 饿肚子的婚宴

    第二次遇到王玛都是在一个名叫腊竹底的村寨,老人与她的丈夫一起来参加一位姓熊的年青人的婚礼。老友相逢,格外亲热。我也已经学会用“双杯打”邀请朋友以示敬意了。请老夫妻俩喝过“双杯打”,又为他们点上纸烟,随即就聊起天来。王玛都的口弦和的里图吹得十分出色,老伴儿的切本又弹得十分出众,夫弹妇吹,一搭一挡,在这一带还颇有名气。...

  • 第三十七章 教徒和教堂

    怒江傈僳族的一切似乎都与竹子分不开的,背娃娃的背篓是竹篾编的,出售家禽、小猪仔须得用扁平竹笼,造房子更要用大量的竹子。因为地理和气候的关系,怒江傈僳族的建筑已不同于四川金沙江一带的土木结构了。这种先在地上竖立几十根木桩,在木桩上铺盖木板和竹篾,四周围以竹篾篱笆,上覆茅草或木板的房子,当地称为“千脚落地楼”,也通称“竹...

  • 第三十八章 欢乐的傈僳新年

    参加完了热闹的婚礼,一年一度的傈僳年就到了。按傈僳族的自然历法,每年分为花开月、鸟叫月、烧火山月、饥饿月、采集月、收获月、煮酒月、狩猎月、过年月、盖房月等十个月。十个月的天数多少不一,过年也没有统一固定的日子,由老人们根据对物候的观察来决定。但除夕,一定是在月亮消失的这一天。 为了摸清过年的准确时间,我经常往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