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中国民俗摄影协会 >HPA影赛 >HPA2013 >详细内容

  4592

HPA2013获奖感言-记录奖-郑永康

浏览:83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4年5月16日 14:23

参赛组照:《蔚县青砂器》

奖项:记录奖

作者:郑永康(中国)

《面临失传的青砂器》后记

五年前走进河北张家口蔚县,是那里的古堡建筑群吸引了我,随着拍摄古堡的深入,纯朴的民风和民间传统制作工艺进入了我的视线,从一寺庙里的“百工图”得知,过去近五百年里的蔚州大地是一个兴盛富有的地方,解放后随着自然和时代的侵蚀尤其是文革期间的浩劫,再从“百工图”中去寻找古堡文化中传承至今的民间工艺和艺人已为数不多了,《面临失传的青砂器》是难得保留下来的“幸存者”之一。

说起有300年历史的青砂器,第四代传承人王启杰有说不出的苦衷,我三年前认识他,眼看着他年复一年的苦苦硬撑着。

追述过去,他说解放前蔚县有20多家做砂器生产,家族中8兄弟都会捏这活,自己从8岁开始学捏这活,10多岁就很熟练了。尽管有多家做同一手艺,那时我家生意称得上是红红火火,在同行中算做得最好的。解放后1958年,我家砂器烧制厂被收归集体所有,长达20年之久,自己也在其中干活,但集体没经营好。直到十一届三中全会邓小平提出改革开放,砂器工厂由我承包了10年,是否让我看到了一线生机。承包10年后,我花了3.5万元买回了这个砂器工厂,几经折腾,物归原主,祖上的工艺流失了30多年后才改名又姓王了。又是三十多年的改革光阴,社会飞速发展的今天,现代的生活器皿取代了传统的手工产品。由于市场的萎缩,王启杰的砂器工厂仿佛又走到了十字路口,下一步又将如何前行呢?

他说,他不愿看到祖上的家业在他这一代被毁掉,尽管有一子一女,各有自己的社会工作,被时代取替的青砂器工艺,脏、苦、累不说,销路差,不挣钱,也难怪子女有自己的选择。不知是时代抛弃了传统工艺,还是王启杰个人无法适应这个年代。

做为一个摄影人,面对此情此景,总想为砂器的生存做点什么,哪怕是微不足道的,组织摄影活动,通过相机说话或许是最便捷的一种选择。近两年来,先后组织多家摄影团体十数次300余人次采风拍摄、宣传。在中国新闻网,中新社,华声在线等多家网站以文图方式为其喊声。组办全国蔚县影赛,北京朝阳影协与县旅游局合办专题月赛等。参与本次“人类贡献奖”年赛活动初衷,均是一种为其喊话的行为。意在让世人知晓,在世界的东方有一个奇迹,那就是万里长城,在长城脚下还存在另一个奇迹,那就是蔚县的古堡,在古堡里还存在另一段史话,那就是传承300年的手工青砂器。

几年下来,有所打动当地政府,通过网络,全国有所知晓,北京、天津、河北、东北的影友一批批闻声而动,在南来北往的背包客中,带去了许多新的信息和观念,同时也给砂器的生存带去了一线新的希望。还有山东、河南的客户上门问津,也有江西、北京的同行们在主动前去切磋是否有可能业务对接。

在带团队去蔚县采风拍摄之中,自己也认真的做了记录,知晓“人类贡献奖”活动时间并不长,上网一看细则,得知砂器生产属民间工艺符合其参加内容,就决定参加该项活动。在编辑整理过程中,反复阅读了上届获奖作品在网上的专题点评,咨询请教了协会的黄继平老师,按照砂器生产的主要环节来选片,配上必要的文字,毅然地上传投稿。

虽然在133个国家9000多份稿件中获纪录奖,有些不尽人意,但作为首次参加此项活动,有所收获就足以让我欣慰,他达到了我事先预想的一个目标,让世人知晓了《面临失传的青砂器》,让世人记住了蔚县有过这样一段300年青砂器的制作历史。如当有一天蔚县青砂器还将继续传承下去,那将是中国民俗摄影协会和“人类贡献奖”活动为蔚州大地留下了一个永久的人类贡献。

我要感谢中国民俗摄影协会和“人类贡献奖”活动组委会,是你们创造了这么一个平台,让摄影人通过手中的相机,纪录下世上富有史诗般的民俗民风和文化遗产,将传承或是消失中的民俗民风和文化遗产载入史册,留给人类,为世界留下永久的记忆。

今后,本人仍将继续努力,挖掘民间的即将消失的文化遗产,通过你们,遗存千秋。

 


TAG: 获奖感言 记录 永康 蔚县
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