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中国民俗摄影协会 >HPA影赛 >HPA2013 >详细内容

  4594

HPA2013获奖感言-提名奖-丛盛

浏览:81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4年5月19日 17:16

参赛组照:《修建海草房的苫匠》

奖项:提名奖

作者:丛盛(中国)

 

拍摄花絮

十年前,为追拍野生天鹅,误闯海草房的村落。当我看到鳞次栉比的海草屋顶时,一下子便沉浸到那魂牵梦萦的故乡记忆中。多年来,利用节假日无数次地寻找海草房的下落,与海草房的居民同吃同住,拍下上万张图片。

   一开始拍摄海草房,只拍摄了一组简单的海草房外景组照,参加全国摄影比赛并获优秀奖。由于海草房土气和简陋的外表,无人关注和拍摄它,我曾经也打算放弃这一专题。这时,巧遇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著名艺术评论家柯文辉先生,柯老看了我的组照后给予高度评价和充分肯定,并鼓励我要多拍成册,并承诺出书时由他来写序,老前辈的鼓励使我全身心地投入到老建筑的拍摄和研究之中,八年后才出版了个人摄影专著《大海的盘髻——胶东海草屋的记忆》一书,这已是柯老为我撰写好序言后的第四年。

记得2004年的腊月二十九,由于采风到晚上,镇上的旅馆因过年都早早地关门了。不得已只好敲开一位老人的家门,在他家中过了一次两个人的春节。在不相识的情况下,老人不但留宿我,还端上两碗热腾腾的鸡蛋面,并拿出崭新的毛毯给我铺盖。老人的豁达、善良,时至今日还令我难以忘怀。正是这样一种淳朴的乡情,使我风雨无阻八年如一日地穿行在故乡的土地上,捕捉记忆和现实碰撞的瞬间,追忆着逝去和将要逝去的岁月。

为了拍到好照片,也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和孤独的考验,2005年冬天,威海那场55年来罕见的大暴雪,伴着78级的大风,阵风一度达到了10级。为了安全考虑,威海及周边汽车客运站停止了所有线路运营。而家住威海市区的我,为了拍摄海草房在暴风雪中的形态,计划采用步行一段路,搭便车一段路的方式向荣成天鹅湖旁边的海草房村落靠近。走到半路,眼见整条公路瞬间被暴雪覆盖,天空也随即暗了下来,能见度仅有二十米左右,路上的车辆和行人也了无踪影。偌大的天地间只有我一人孤立在路边期待有车辆过来……在长时间搭车无望的情况下,独自于暴风雪中艰难地前行了六公里,在凛冽的寒风中用手中的相机拍下暴风雪中的海草房。这正像柯文辉先生在序言中所评价:“作者以赤子对慈母的依恋来从事摄影创作,已做到无愧寸心了……”。我想,不但要诠释古老民居海草房,还要记录海草房的变迁和他们的故事。至此,将重点拍摄海草房外在的古朴,转变为去探究它的建造和维护过程,这种建(修)房方式当地人叫“苫房”,由专门的“苫匠”来操作。屋顶使用海中的海草来苫盖,代替了陶瓦和苇箔。这种用来苫顶的海草,是生长在50深海域的野生藻类,它春荣秋枯,被海浪大量地卷上岸滩,经风吹日晒逐渐变成褐色,人们搜集起来,用于苫房,故称为海草房。

用这种海草苫盖的屋顶经百年而不腐不烂,而老屋翻造时拆下的海草仍可使用。这种结构的海草屋,是经过数百年的历史“进化”而成,因地制宜,就地取材,冬暖夏凉,很是宜人。

在记录海草房的同时,我经常思考现存的海草房是否能够永久地保留?保住海草房,也就留住了我们久远的记忆,也就留住了那一段历史,也就为我们的子孙后代留下了这一宝贵的文化遗产。让今天和外来的人们知道,我们拥有或曾经拥有过宁静而又厚重的海草房岁月。

获奖感言

作品《正在消失的行当——苫匠》荣获第8届“人类贡献奖”年赛提名奖,我在第一时间接到协会的通知,在高兴之际,对协会严谨、快捷的工作表示由衷地感谢。

这次获奖是对我的肯定,也是更大的鼓励,让我在原有的基础上,继续努力地去研究更深层次的内在文化底蕴。以科学的态度,严瑾的作风,真实地记录这一独特的文化遗产。

多年来,我一直用镜头去抒发自己的情感,那些风花雪月的东西是我不喜欢的,面对家乡那些历经苍桑和凝聚先人智慧的海草房,我的眼睛是湿润的。

随着对海草房的关注和了解,我不再将镜头对准海草屋上那厚厚的海草和窗棂上美丽的窗花,而是走进生活,切身去感受那淳朴的乡情。

几年前,我注意到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年赛,并决定以海草房为题材参赛,于是,开始有计划地补拍与海草房有关的各种照片。

    在拍摄过程中,与许多老苫匠成了朋友,通过与他们的接触,对海草房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为此,从大量的海草房图片里将海草房的建设者——苫匠的照片挑选出来参赛。

随着对海草房认识的加深,海草房深蕴的历史及文化内涵所打动,使我认识到创作不是目的,真正的目的是感悟人生、透视人生,我会永远关注它,因为它浓缩着社会的变迁,演绎着人生的故事。

作为一名摄影爱好者,我会无限“近距离”地拍摄海草房,去记录它并让更多的人了解它。

 

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