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中国民俗摄影协会 >HPA影赛 >HPA2013 >详细内容

  4595

HPA2013获奖感言-提名奖-李放

浏览:781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4年5月19日 17:21

参赛组照:《阿拉哈巴德的超级大壶节》

奖项:提名奖

作者:李放(中国)

 

《阿拉哈巴德的超级大壶节》的创作见闻及感受

  一、拍摄的初忠和见闻

  2012年1月,我在印度拉贾斯坦邦采风时,向导就告诉我,明年在北方邦的阿拉哈巴德将举行规模巨大的大壶节,劝我务必前往,否则要再等12年才会遇到。

  何谓大壶节?向导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让我大致弄明白:大壶节也叫恒河圣水沐浴节,迄今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相传,印度教的神明和群魔在争夺一个装有长生不老药的大壶时,不慎把壶打翻,有4滴药液分别落到印度的阿拉哈巴德、哈里杜瓦、乌贾因和纳西克四个地方,因此,这4个地方的河水就变成了圣水,传说只要在其中沐浴,就可以洗去罪恶,并获得好运,于是印度教信徒就定期到这4个地方沐浴,慢慢地就有了大壶节。

  大壶节在上述4个地方轮流举行,一般每隔3年举办一次小型大壶节,每隔6年举办一次大型大壶节,每隔12年举办一次超级大壶节,每隔144年举办一次圣壶节,每次持续55天左右。在大壶节期间,来自四面八方的印度教信徒聚集在一起,进行大规模的庆祝活动,并在恒河水中洗浴、祈祷。

  太具诱惑力了!2013年春节期间,我再次前往印度,亲历了阿拉哈巴德的超级大壶节,目睹了主沐浴日当天的盛况。

  1.恒河边临时搭建了一座“城”

  据向导介绍,为了迎接信徒们的到来,这一届大壶节,组委会在恒河边上临时搭建了近50万顶帐篷(占地面积超过16万平方公里,相当于4000个足球场大小),设立了35个警察所、12所医院、3.5万个厕所,搭建了27座浮桥、5个变电站,另有3000名消防员、2.3万名警察随时待命。此外,还架设了约4500个高音喇叭,以便唱诵经文或播放寻人启事,因为上一届(2001年)超级大壶节的主沐浴日当天就出现4000万人共浴恒河的场面,组委会预计今年的人数还要多。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到达目的地的当天黄昏,我登上一小山顶,放眼望去,天哪,恒河边密密麻麻地排列着五颜六色的帐篷,无数的灯光就像星星一样闪闪烁烁,根本望不到边,彩门、彩旗点缀其中,就像是一座城市,我甚至觉得比向导介绍的规模还要大!

  2.为了主沐浴日日夜兼程

  这届大壶节的主沐浴日定在2月10日。向导说,信徒们深信,在主沐浴日当天洗浴是最受神灵保佑的,所以只要可能,他们都尽量赶在这一天沐浴。

  恒河边地势平坦,2月份气候非常干燥,泥土松软,尘土飞扬,早晚约为摄氏5℃,白天却烈日当空,温度直逼摄氏30℃。

  主沐浴日的前一天,从凌晨至黄昏,我背着摄影器材、戴着口罩艰难地边走边拍。成群结队的信徒长途跋涉、风尘仆仆地从四面八方向涌来,就像电影《南征北战》里硝烟弥漫中的滚滚人流,日夜兼行,川流不息。他们大都头顶或肩扛着简单的行囊,蓬头垢面,疲惫不堪,有的拖家带口,有的全村或宗族组成一队,领头人举着旗子走在最前面,老弱妇孺们被一条绳子拴着手,因为那场面实在太大、人实在太多了,稍不留神就会走失。据向导说,上一届超级大壶节就约有3000人与家人失散。

  3.帐篷“城”内有条不紊

  帐篷是分档次的。我随队住的是一个专为外国人设置的帐篷区,价钱不菲,设施比我想象的要好,每个帐篷里有简易的卫生间,区内干净、整洁,还设有一两个持枪保安(不过其保安能力令人质疑:便装、凉鞋,抢也很旧)。而大部分信徒住的帐篷区就非常拥挤、简陋,有的信徒干脆就裹着毯子露宿在恒河边。

  帐篷“城”里有临时的路灯、自来水管。人们忙忙碌碌,有忙着买花和小饰物的(第二天祈祷用),有买水果、面包和水的,有忙着入住的,有忙着做饭的,有牵着神牛溜达的,有成群结队的乞丐等着施舍的,还有慈善机构免费放食物的……一切都在为第二天的主沐浴日活动做准备。

  有的帐篷非常大,长老、高人在讲坛上传经,数百名信徒在下面徒虔诚地聆听。若干个高音喇叭一直在诵经,声音在整个宽广的恒河流域上空飘渺萦绕,日夜不停,加上张灯结彩的彩门、彩旗、高僧的大幅招贴画以及此起彼伏的鼓乐声、欢呼声,营造出一种浓浓的节日的氛围,让在场的人都跟打了鸡血似的,既兴奋又期待。

  4.天还没亮就开始祈祷、沐浴

  恒河源自印度北阿坎德邦的根戈德里(Gangotri)等冰川,所以河水一贯冰凉,而2月份的当地气温只有摄氏5℃左右,河水就更加刺骨。

  不少教徒选择主沐浴日天亮前下河,据说这样的祭拜更灵。在下河前,都会有个祈祷仪式,有的独自进行,有的三五成群进行。祭品很简单,就是荷叶里的少许鲜花和几枝香。祈祷方式各异,有的闭目默念,有的低头念诵,有的仰天吟唱,还有的手里举着长棍大声朗诵,就像演话剧一样,权当身边的一切不存在……现场黑魆魆的,人头攒动,人影摇曳,但并不嘈杂,庄严而神秘。

  由于河流湍急,组委会在距岸边约5米处打上木桩并拉上警戒绳,以防以往那种坠河的事故发生。在冰冷刺骨的河水里,不乏白发苍苍的老者和几岁的孩子,尽管冷得直打颤,但他们仍虔诚地沐浴,有的信徒还用恒河里的黑泥漱口,不少人沐浴完后还装上一壶“圣水”, 带回去送给那些不能来的亲友们……

  5.目睹超过4000万人共浴恒河

  天亮后,源源不断的信徒仍在恒河边等待沐浴,人们有秩序地分批下河,最靠近河边的人先下河祈祷、洗浴,上岸后,下一拨人才接着下河……警察们的哨子声、笛声此起彼伏,就像在战场上指挥千军万马。

  我幸运地登上了一艘木船,在恒河上行了几千米(因时间和价钱原因无法行到头),看到宽阔的恒河两岸人头如织,人山人海,熙熙攘攘,浮桥(只准单行)上人流滚滚,桥体摇摇晃晃,我大体知道“4000万人同一天沐浴”是什么概念了。

  不过,尽管组委会制订了严密的安全措施,但还是发生了惨剧,主沐浴日当天,在阿拉哈巴德火车站,有36人因踩踏事故而丧生。向导说,上一届超级大壶节有100多人因拥挤、溺水丧生,最严重的是1954年,有约1000人丧生。 

  二、一些拍摄经历

  因为当地地势平缓,缺乏制高点,想拍大场面很难,我所拍到的一些大场面,都是趁警察没注意时冒险悄悄爬上摇摇晃晃的临时观察岗拍摄的。

  此外,因为人太多,密密麻麻,很难抓拍。如:主沐浴日(2月10日)凌晨3点,我本想和队友去主浴场拍摄下河仪式,可一出帐篷区就傻眼了,微弱的路灯下早已人潮汹涌,一打听到主浴场要沿着恒河边走七八个小时,我们显然已经来不及了,可又不甘心,我们决定走到下一座浮桥处拍(每座浮桥间的间隔看着不远,实际要走很久)。可当我们进入人流后就开始惊慌了,因为完全失去了控制,被人流恣意推涌着,联想到向导的告诫:上一届大壶节里先后有100多人因拥挤等事故身亡,心里一阵惊慌,忙跟队友大声说:“别往前了,往旁边撤吧”,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我们终于挤到人流的边缘,逃了出来。至今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同去新的两个新加坡新锐摄影师凌晨1点就出发,虽然赶到了主浴场,但下河仪式已接近尾声,他们举起相机一阵狂“打”,心中窃喜,以为得“大片”了,可当他们筋疲力尽地回到驻地拷入电脑一看,“my God!”居然没有一张是清晰的,惨啊!……

  我与队友每天都是凌晨出门,傍晚才回,白天背着沉重的摄影器材,头顶着烈日,在烟尘滚滚的恒河边边走边拍,口干舌燥,脚都起了泡,却怎么走也走不到头,怎么拍也拍不够,那叫一个心跳、一个累!有一次因走远了一点还迷路,差点回不到驻地,真是令人心惊肉跳!

  三、一点感受

  最近,我在网上看到一则印度官方消息,才知道今年在阿拉阿巴德举行的竟是144年一遇的圣壶节!这届大壶节(1月14日开始,3月10日结束,历时55天)参与恒河沐浴的人数达竟到1.2亿,人数之多前所未见。作为外国见证者,我才知道自己是多么幸运!

  拍摄现场的所见所闻让我不可思议,特别是在规模如此巨大的活动中,尽管人们摩肩擦踵、饥寒交迫,但我从未看到任何争吵、斗殴、哄抢的事件发生,除了组委会的超强组织能力,让我感叹的是宗教信仰的强大力量!正是这种力量才使得大壶节传承了2000多年,并且还在延续。这种力量也是贫富悬殊的印度社会稳定运转的重要原因之一。

  所以,我在选片时,着重展现大壶节的规模,以体现宗教信仰的强大震撼力;然后从细处着手,尽量从不同侧面展现大壶节里人们的所作所为。

  不过,现在看来留下不少遗憾:一是因工作忙,选片仓促,约6000张里的一些更精彩的照片没选出来;二是在编排上存在问题,没放特写照片,最后一张也不够精彩,结尾没结好;三是前期调查研究不够,居然事后才知道这届大壶节是144年一遇的圣壶节,使记录的文字留下缺憾。

  另外,非常感谢中国民俗摄影协会策划出这么叫绝的创意,这个选题非常有意义及生命力,她不受国界限制,内容丰富多彩,既有可看性,又有珍贵的历史价值,还使得摄影人在创作的同时,不仅有一种使命感,还丰富了自 己的知识、深化了摄影的内涵。

  本人目前特别喜欢旅游摄影,已去过国外不少地方,也给各类报刊、杂志写过不少专题。这次获2013“人类贡献奖”提名奖,非常高兴,不在于奖项等级的高低,而在于找到了知音,明确了本人今后摄影的方向及意义所在。我会一直关注和参与。

  【作者简介】李 放(笔名:方 可),女,壮族;现在广西图书馆《图书馆界》编辑部工作,编审;广西摄影家协会副主席,南宁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广西新闻摄影学会理事。


 

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