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中国民俗摄影协会 >新闻资讯 >会员 >详细内容

  7091

谢佩霞,我的十年“僰人”调查图记

浏览:9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22年5月26日 16:42
石隙生长(在石头缝隙中自然生长)
——“僰人”影像考
图文/谢佩霞(壮族)

在石缝中牵牛耕种的老人;在田地里收获鲜花的夫妇;在草甸上晾晒洋姜装满卡车时的喜悦;在婚礼节庆时全村宴会的盛景;亲人故去全村相送的长长队伍;在荆棘山林中祭拜山神和先祖时的虔诚;在闲暇时背着孩子提笼遛鸟的中年男子;在雪地山间放牧的妇女和孩童..….等等这些普通的生活场景组成了云南省丘北县境内的“僰人”日常画卷。


▲2020年11月20日,双龙营镇野猪塘村,多数僰人聚居在偏僻边远的石山区和半石山区。这个古老而神秘、被认为已经消失了的民族,直到在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丘北县被发现。


▲2012年11月17日,双龙营镇野猪塘村,熏制腊肉的烟火升腾之时,在阁楼里剥玉米的人们。


▲2020年11月23日,养鸟是僰人的一大爱好,几乎家家都养着鸟雀,在舍得乡白泥塘村,时年43岁的顾乔林带着鸟笼在田间地头与村里的男人们聊天,他家中育有二女一男三个孩子,大女儿读初中,二女儿读小学二年级,而他背着的儿子刚两岁。



历时近10年时间,我以田野调查的影像考察方式,遍访生活在喀斯特地貌上的云南省丘北县境内的“僰人”聚居地,拍摄15万张照片。在不同时节来到丘北县,从四季节庆、生活方式、生产劳作、婚丧嫁娶、祭祖祭山、服饰衣着、文化教育、歌舞音乐等各个角度,在事无巨细的生活点滴中拍摄下这个古老而又神秘,被认为已经是消失了的特少民族在时代发展中的巨变,透过影像呈现的视觉内容探寻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精神力量,为社会学、人类学以及历史文化研究学者留下一份珍贵的影像档案。



▲ 2015年8月13日,双龙营镇野猪塘村,几位妇女坐在门口做手工之时,另外一位妇女出门晾晒烤烟。烤烟种植是丘北县重要的支柱产业之一,也是广大农户增收的重要途径,2020年全县烤烟种植面积达11.21万亩。


▲2021年3月27日,树皮乡倮子地村的李姑娘出嫁到腻角乡吊井坝村,两人在拜堂后面向众人。传统的僰人婚俗仪式感强,但随着社会的进步,僰人婚礼逐渐简化,有些传统仪式已经汉化了。


▲2018年11月17日,舍得乡白泥塘村赵洪军家祭祖,一个孩子好奇地看着族里的大人们在清点“灵魂片”,如果“灵魂片”数目增多,说明族中有人“私自入祖”,如果数目减少,则说明有人“盗祖”,查明原因后由族长当场减少或复制“灵魂片”,直到众族人没有异议。

“僰(bó)人”又称“濮(pú)人”,是先秦时期中原华夏诸族对其西南诸族的统称,这个曾经雄踞西南的强大民族在历史中经历了2500余年的沧桑,因其性格刚直、暴烈强悍,为历代君王所不容,曾经多次被征讨,仅明王朝与僰人在10余年间就曾经发生了11次战争。在距今400余年时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给史学界留下了千古之谜,直到在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丘北县被发现,才引起专家学者的关注和研究。



▲2018年11月17日,舍得乡白泥塘村赵洪军家里,他的妈妈鲁凤英做饭间隙在厨房里赶制节日当天要穿的传统服饰。


▲2021年3月27日,树皮乡倮子地村,为了增加婚礼欢庆的气氛,女方家亲友团正在往男方家亲友团身上喷洒红色的液体。


▲2013年8月24日,树皮乡倮子地村,守望在家门口的老人、孩子与狗,还有远处的田园风光。

2012年11月15日,我受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丘北县文联邀请来采风,刚到村口便被一位穿着古老的僰人服饰的老妇人所吸引,她的着装和头饰一下子就引起了我的好奇心,也就是从那一天开始至今的将近10年时间,拍摄下这个民族的生活常态。目前,云南省丘北县境内共有僰人1557户,6000多人,主要分布在官寨、舍得、双龙营、腻角、树皮等乡镇的20个村民委员会的44个自然村,其中纯粹的僰人村寨只有19个,与其他民族杂居的僰人村寨25个。



▲2020年11月19日,双龙营镇野猪塘村六湾坡屯,两位妇女正在房间里整理服饰,僰人的服饰较为特别,服饰结构丰富多彩,凸显传统文化和精神文明。女子头戴套头,形似鸡冠,僰人称其为“冲天帽”、鸡冠帽,其帽周围整齐排列装饰各色小彩珠和海贝,并配以银器、骨质饰物,老年女子的帽子俗称“马龙套”。



▲2018年11月17日,舍得乡白泥塘村,农历十月初十这天赵洪军的族人们在老宅前的一张合影。赵家是当地的一个大家族,祭祖隆重且有仪式感,族人都会在祭祀当日盛装出席。


▲2020年11月21日,双龙营镇野猪塘村,一位老人去世,家人们把他送达墓地附近,举行告别仪式。其中一位亲属在向送行的乡亲们撒糖果。

大多数僰人聚居在偏僻边远的石山区或半石山区,栖身于荒野荆棘之中,有“披荆斩棘”之誉,其先祖为了躲避战乱,从江外渡江逃到人迹罕至、自然条件十分恶劣的石山区才定居下来。石山区里土地稀少,水资源非常短缺,水土流失严重,僰人聚居地内石漠化程度达到68%,可以耕种的土地基本上是在石头缝隙之中。由于这里交通不便、信息闭塞,至今仍保留着很多完整而古老的习俗和民族文化。1956年,在划分民族时,僰人被归在彝族白彝支系,但他们的服饰却异于彝族,其服饰和头饰更是非常独特,而最为特别的是“洞穴葬”的墓葬形式。


▲2020年11月23日,舍得乡白泥塘村,李自华夫妇背着孙子在半石山区里挖掘洋姜,僰人就是在石隙之中延续着生命的奇迹。



▲2015年1月2日,双龙营镇野猪塘村,“跳乐”表演队正在村庄中表演。僰人喜爱乐琴,纵歌善舞,最有代表性的舞蹈就是“跳乐”,据说从四五百年前僰人祖先迁徙至丘北时就盛行并流传至今,几乎人人都会跳。“跳乐”场也是男女青年们社交的场所。



▲2020年11月20日,宫寨乡山心村吖口寨赵萍兰(77岁)穿戴盛装向远而去。随着老人们的相继离去,正在经历时代发展的丘北僰人对于传统的坚守也正在经受时代的考验。

如今,僰人留给人们追溯到的,只有那些坚硬石壁上难以计数的岩画和悬崖绝壁上让人叹为观止的悬棺。目前,这个项目仍在持续拍摄,将会不断充实和完善,力求内容极尽全面详实。


▲2020年11月24日,舍得乡白泥塘村,赵洪军家的祖棺安放在悬崖之上的的洞穴之中,祭祖时,需爬天梯上下才能取送祖棺。



▲2021年1月10日,舍得乡白泥塘村,天寒地冻之时,少了庄稼地里的农活儿,此时才有围火畅聊的闲心,但手里的针织活儿却总也停不下来。



▲2015年1月11日,舍得乡白泥塘村,一位妇女背着孩子行走在冰天雪地之中,她远去的的背影倔强刚毅,一如他们的祖辈。历代僰人都有着自己的使命,每一段旅程虽有坎坷,但又充满希望,关于他们的故事还在延续。

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年赛获奖佳作



01

《东兰蚂拐节》
第9届 节庆活动类 记录奖
摄       影:谢佩霞
拍摄时间:2012-2014年
拍摄地点:中国广西东兰县
拍摄民族:壮族
图片故事:壮族人相信蚂拐,也就是青蛙女神是雷王的女儿,掌管着风调雨顺五谷丰登,所以在一年中最重要的时刻——正月期间,要举行一系列的仪式向蚂拐祈福。正月初一黎明,去田里找冬眠的青蛙,最先找到青蛙的人被誉为雷王的女婿“蚂拐郎”,成为该年蚂拐的首领。首领带着大家点燃烟炮,以向雷王报告人间祭蚂拐的喜讯。而那只最先被找到的青蛙则放入花轿中,整个正月,白天则孩子们抬着游村,晚上供在蚂拐亭,人们围着跳蚂拐舞和唱蚂拐歌。正月结束,人们选择吉时安葬青蛙,并观察去掉安葬的青蛙所预示的吉凶,祈祷来年有个好年景。(以下为组照节选,点击小图可放大)
















02

《白裤瑶的葬礼》
第9届 传统礼仪类 记录奖
摄       影:谢佩霞
拍摄时间:2014年9月1日
拍摄地点:中国广西南丹县里湖瑶族乡
拍摄民族:瑶族
图片故事:白裤瑶的葬礼几乎是全族的大事,远近亲友都会来致哀,特别是妇女们有围棺恸哭的习俗,但不行跪礼。葬礼上的砍牛传统保留得最为完整,由喂牛、拜牛、祭牛、哭牛、砍牛等若干个环节组成,其表达的牛与人类相伴相随的亲密关系,是近乎原始的思维模式的遗存。(以下为组照节选,点击小图可放大)

















03

《花倮人的荞菜节》
第10届 节庆活动类 记录奖
摄       影:谢佩霞
拍摄时间:2014年5月
拍摄地点:中国云南广南县
拍摄民族:彝族
图片故事:荞麦对于地力并没有多少要求,所以越是贫瘠土地上的人们越会感谢它,况且除了果实,其茎叶亦可食用,广南的花倮人(彝族的一个人数只有2000左右的小分支)将“荞菜节”当成最大的节日,又称“荞菜年”,就体现了他们与这种植物间的亲密。秋播的荞麦在第二年的5月成熟,花倮人跳起葫芦笙,带上祭品上山祭祀神树,回到家中摆上一碗碗的荞麦叶、鱼等祭祀祖先……在过去荞菜节在两天内完成,如今会紧凑为一天,而且杀鸡看卦、占卜吉凶、毕摩念经、呼唤荞魂,正在被淡化或艺术化。

















谢佩霞(壮族),中国民俗摄影协会第六届理事、硕学会士;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新闻摄影学会会员。

个人代表作:
● 2008年,《“7.21”那读煤矿事故救援现场目击》获第八届广西摄影艺术展览新闻纪实类银奖;获广西新闻奖二等奖。
● 2015年,《白裤瑶的葬礼》获第9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年赛传统礼仪类记录奖;《东兰蚂拐节》获节庆活动类记录奖。
● 2017年,《花倮人的荞菜节》获第10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年赛节庆活动类记录奖。
● 2018年,《白裤瑶的葬礼》、《僰人祭祖》、《蚂拐祭》等三组作品获“第二届中国民族影像志摄影双年展”收藏奖,被中国民族博物馆永久收藏。
● 2020年,《盘龙古道》(组照)获索尼世界摄影大赛专业组风光类第三名;入选并参加中国张家界首届世界遗产摄影大展。
● 2020年,《帕米尔高原上的土房情结》、《塔吉克人的婚礼》、《一个瑶族贫困村的影像档案》、《一种独特的生产方式-转场》、《壮族古寨及古法手工织布》、《壮族嘹歌》、《壮族民间体育》、《壮族始祖布洛砣》等8组作品获“第三届中国民族影像志摄影双年展”收藏奖,被中国民族博物馆永久收藏。
● 2020年,《香葱生产基地》(组照)获“小康中国·幸福之路”第四届中国图片大赛典藏金奖;入展第十三届中国摄影艺术节“一个也不能少——全国脱贫攻坚摄影展览”。
● 2020年,摄影专题《大石山区里的三姐妹》、《乡村公交车》、《僰人》被南方人物周刊刊登。
● 2021年,《壮乡公交车》获用“心”拍故乡|第四届“故乡的路”中国少数民族摄影师奖;入选第21届平遥国际摄影大展前展出;获选参加2021第九届大理国际影会展出。
● 2021年,作品《家乡山水》入展2021丽水摄影节。
● 2021年,出版个人摄影作品《僰人——云南丘北僰人调查图记》。
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